首页 >烘焙

亚马逊的星巴克效应更广泛的图书市场

2019-07-02 12:37:04 | 来源: 烘焙

亚马逊的星巴克效应:更广泛的图书市场

亚马逊为读者、出版社和作家提供了新的途径,这会形成一种中信银行再度续约五年成为中网首家连续十六年赞助商更广泛的图书文化,本地书店当然也能从中受益。

亚马逊的新比价应用并不是为实体书店准备的。

本周早些时候,我撰写了一篇关于亚马逊(Amazon)比价应用(Price Ch称霸全国街篮线上公开赛即将打响eck)的文章,该应用允许消费者扫描亚马逊销售商品的条形码并即时获得其他商店售价的比较。这种做法让消费者能够随时对商品价格进行对比,同时也帮助亚马逊在全国范围内收集竞争对手的价格数据。

该应用从媒体那里获得的负面评论大多集中在它可能对实体书店造成的影响。

不过,亚马逊很难再算是单纯的图书零售商了,而且很多人对挖自己心爱书店的墙角即只在书店看看然后到亚马逊购买可能还是会感到犹豫,但对于比照沃尔玛(Walmart)这类大型商场内的商品价格,却很少有人会三思而后行。

蒂姆 卡莫迪(Tim Carmody)认为,媒体对这个问题的定义根本就是错误的。亚马逊推出比价应用的用意并非是跟实体书店一争高下,它要钓的是更大的鱼。毕竟,在该款应用推广计划的5美元购物优惠中,图书并不在其列。

技术未来朱婷谈失利球队曾有赢球的机会但未能抓住主义者VS.实体书卫道者

蒂姆认为,发生在媒体上的辩论主要源于并不让人意外的对立双方:一边是技术未来主义者(technofuturist),他们的 特征是拥护新技术和新渠道,对传统文化缺乏敬意,他们秉持一种精神上的达尔文主义,认为一种体制如果无法适应未来那就活该灭亡,并为新生事物腾出位置。只有来一场生物大灭绝才能杀死所有恐龙,好让代表未来的哺乳动物茁壮成长。

另一边是实体书卫道者(bookservative),他们 认定文学文化的本质具有一种特定的(且很大程度上是随附的)技术和社会部署,来对文学载体的生产、分销以及消费进行统领。

在我的探究过程中,对这两类人都所有接触。我上个月参加的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论坛(Techonomy Conference)确实是技术未来主义者的天下,在社交媒体以及伴随黑客文化进行的经济转变这些问题上,他们所表现出来的乐观是彻头彻尾乌托邦式的(我得承认,那的确有点让人陶醉)

与此同时,我大学里的很多老教授和文学专业同学都是实体彭雪枫名字的由来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书卫道者。这两种群体对技术和文艺发展的方向都有一套有理有据的说法,在我看来,过于乐观以及过于愤世嫉俗的倾向在这些看法中各占一半。

有趣的是,反盗版法案、《禁止络盗版法案》(SOPA)等诸多重要议题的分界线就取决于上述两种天差地别的世界观及其代表的特殊利益。

作为一名职业很大程度上受惠于科技发展和互联开放性的新媒体撰稿人,我个人可能稍稍倾向于技术未来主义者这一点跟蒂姆一样但我最多还是保持谨慎的乐观。

蒂姆认为,双方的辩论都没有说到点子上,因为双方都没有找到正确的辩题。相反,他们是在一个很大程度不相关的问题上你来我往。

要试图理解全球出版业以及零售市场发生的转变;要应付这样一个事实即与上述转变相关联的数字化工具以及新兴文化不仅改变了本地商业的面貌,也改变了流行于那些社区的观念看法;要看清实体书店作为一种体制不断加速的灭亡并非是在这5到10年间发生的事而是已经进行了50至100年。 蒂姆写道, 要弄清楚这一切需要的是微积分,而我们只有十进制算术。

你家附近的实体书店遭遇的不是亚马逊,而是不断发展的美国文化,从电视到沃尔顿书店(Waldenbooks)。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传统的文学文化就得走向灭亡,它需要是进化。我们可以(并确实)有由老主顾持股和运营的合作性质书店;我们可以(并确实)有各种专门书店,让特定的群体能够聚到一起,他们可能是以文学品味、政治观点、性别乃至风格加以区分的;我们可以(并确实)有囊括电子书和实体书的新型个人出版模式,它们在亚马逊和其他新兴渠道商的疆界之外欣欣向荣。

上周,喜剧演员路易 C K(Louis C.K.)在他的站上向10万多名粉丝售出了一部独立制作并且只通过下载分销的特别喜剧节目,销售额达到了50多万美元。同时,名声稍逊的平面设计师弗兰克 奇莫罗(Frank Chimero)也向自己的2,000多名粉丝售出了自己的作品,销售额超过了10万美元那是一本名为《设计的形状》(The Shape of Design)的书,有多种数字格式可供选择,也包括实体书形式,这件事得到了创意项目资金募集平台Kickstarter的帮助。

这是并理应是进行实验的阶段,没有什么是必然的,新的可能是如此之多,而确定无疑的结束却又是那么的少。

这类似于我对亚马逊比价应用以及音乐等行业的探讨,本地商铺和书店将必须超越它们原来的角色,就好像亚马逊已经不仅限于扮演单纯的图书零售商一样。

实体书店必须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不管这是否意味着它们要开始卖咖啡或充任工作空间,抑或转变为由消费者持股及经营的合作性质书店。

世间凡事有定势

正如蒂姆指出的,现在确实是实验的阶段,但我们也应该看到伴随着这些实验的进行,很多人曾经热爱的东西就要消失了。蒂姆认为,技术未来主义者的说法是一种误导,但上述图景看起来确实像是唱给这些人听的赞歌。

世界在变化,我们必须随之而变,不断革新,并冲刺到下一个以及下下一个前沿领域这一切永远处在快速且令人目不暇给的变化过程中,我们没有时间停留。

而且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切是不可避免的,千真万确。但是,我们也应当认识到自己失去了那些东西,那些用来交换崭新、闪亮事物的旧事物。也许这是我内心的怀旧心理在起作用,但我认为这真的很重要。

我抑制着自己的乐观情绪,因为我总是充满疑问。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更喜欢的读书俱乐部而不是线下的;比起实体书店的员工,我更愿意从朋友那里获得阅读建议;我更喜欢在自己常出没的地方找到适当的位置和互动的社群,我也更喜欢潜入数字世界去发现那些能够亲自交流的人;我很享受能够定制自己获得的体验。

但其他东西仍然是不可替代的,虽然我可能很喜欢阿莉莎 罗森伯格(Alyssa Rosenberg)的读书俱乐部,但我却无法坐到她的咖啡馆里去。总有一个地方新旧事物能够和谐相处。

星巴克效应

再一次站在未来主义者的立场上,我觉得认清互联对推进更广泛阅读的帮助作用是十分重要的。电子书远没有摧毁传统的实体书,相反它帮助提升了后者的销量。当许多实体书店适应了新的市场环境,它们都得到了蓬勃发展。

让我们将之称为星巴克效应。当这家咖啡业巨头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扩张时,许多人担心它将导致本地咖啡馆的倒闭。殊不知事实恰恰相反,星巴克的普及形成了一种涓滴效应,创造了一个原先并不存在的咖啡市场。

一次又一次,随着星巴克的入驻,那些城镇的的本地咖啡馆得到了蓬勃发展。

亚马逊给本地书店带来的影响也许跟星巴克带给本地咖啡馆的不尽相同,但亚马逊肯定为读者、出版社和作家提供了新的途径,这会形成一种更广泛的图书文化,本地书店当然也能从中受益。

那么,我们对这个国家图书行业的现状应该感到乐观还是悲观呢?对于价格对比这类应用,我们是应该欢迎还是斥之为企图主宰市场的不道德行为呢?

准确预测未来是不可能的,但我坚持这种谨慎而乐观的思路。这其中有一部分是注定的宿命:世界正在改变,不管是好是坏,也不管有没有我们的参与,未来的事情终将发生。不过,在这种思路的另一部分,也充满着真实的乐观。

正如蒂姆雄辩地指出, 在我们星球历史中的一小段时间,现在不是恐龙而是哺乳动物在统治世界,这一点可能不错,但别忘了,即使是现在,恐龙也没有从地球上消失,它们还在这里,我们把它们叫做鸟类。

赐福于温柔的人们,因为他们是人类的继承者。 (来源:福布斯中文 作者:E.D. Kain)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