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菜谱

茶叶与早期东方城镇的发展

2019-03-08 20:26:48 | 来源: 菜谱

云南大学茶马古道文化研究中心   凌文锋

【摘要】城镇的出现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标志,成功实现了人与自然关系的调整。人群和物资的聚集可以说是城镇的基本特征,但人群的聚集也带来了粪秽等排泄物的聚集和环境的污染。结果,历史上当城镇和一个地区内的人口数量增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传染性疾病也会随之上升,而这些传染性疾病不仅会导致人口数量增长的停止,也会阻碍乡村人口向城镇的移动。究其原因,这一困境的出现与早期人们的饮水方式以及处理其粪秽的方式密切相关。在粪秽作为肥料和饮茶风气的影响下,位于东方的中国和日本城镇中的居民却以其独特的生活方式,尤其是饮茶和由此诞生的饮用开水的习惯,保障了人们的健康,避免了传染病的泛滥和早期城镇发展的困境,开辟出了独特的早期东方城镇发展之路。

【关键词】城镇    粪秽    传染病    饮茶

The Functions Tea Drinking Had on Ancient Towns in the East

Abstract: The emergence of towns is a symbol of human civilization, as it has made human races have the ability to adjust their relationship with the nature. The fundamental character of towns is the assemblage of both people and materials. But with assemblage of people also comes their excretion and thus their surroundings often get polluted. As a result, a dilemma existed for a long time in the history. It appeared that once the number of towns and the population of an area come to certain extent, infectious diseases would arose and stop both the growth of population and the movement of people from villages to towns. This dilemma has a lot to do with people’s early water drinking habits and the way they deal with their excretion. People living in the East such as China and Japan often utilize excretion as a kind of fertilizer and have the custom of drinking tea. Even if they don’t drink tea, they will drink boiled water, which is a by-product of drinking tea. So their health was guaranteed, infectious disease were kept away, the ‘town dilemma’ was avoided.

Keywords: Towns; Excretion; Infectious Disease; Drinking Tea

城镇之困

城镇的出现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标志,是生产力和社会发展的结果。人们定居,尤其是大规模地聚居于城镇后,实现了人与自然关系的调整,因为它带来了人与人之间在更大群体内的协调与配合,也就使原本薄弱的个人或者小团体的力量得以在更大范围内团结了起来,可以用群体的力量来改造自然和对抗自然灾害,同时也为群体内的人们提供了更为坚强有力的保障。

城镇形成的首要条件就是人类群体和物质要素在空间上的聚拢,也就是要在一个有限的地域范围内将原本处于自发和无组织状态的人群以各种方式聚拢起来。也正是在人群和物资的聚拢效应之下,形成规模之后的城镇还往往是一个地区和国家的人口、经济与政治中心。从这个角度来看,聚集可以说是城镇的基本特征,而且基本形成后的城镇又进一步吸引了周边原本松散的人群聚拢了过来,使城镇就像个雪球一样,一旦形成规模之后就随着人群和物资的聚拢而越来越大。

虽然世界历史上各个城镇的统治者都殚精竭虑地对城镇周围的城墙与护城河进行建设与维护,企图凭借若干高大、牢固的城墙,或是若干不同等级的城墙和护城河,保护生活其中的人们不受外敌的侵扰,给他们以舒适和安全,吸引并留住更多的人民,同时以牢固的城墙与护城河系统来保护该地区和国家的“心脏”不受外敌侵扰,借此实现城镇的“长治久安”与“江山永固”。

但世界范围内的早期城镇发展中却面临着一个比有形的外在敌人更可怕、更难以摆脱的困境:虽然人们已经采取了一定的措施,但当一个城镇或一个地区内的人口数量增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传染性疾病也会随之上升,进而导致人口数量增长的停滞,也会阻碍乡村人口向城镇的移动。鉴于此,18世纪末的人口理论学家汤姆斯·马尔萨斯(Thomas Malthus)就指出,当死亡率上升到某一点之后,经济增长也会停止[ [英]Iris Macfarlane, Alan Macfarlane著,杨淑玲、沈桂凤译:《绿色黄金》,汕头大学出版社,2006年12月第1版,180页。]。受此影响,世界的很多地区,早期大的城镇始终无法形成,人类文明的进程也因此受到了很大的影响。14世纪至17世纪欧洲的发展史早已证明了这一点。14世纪的黑死病过后,大多数欧洲国家的人口数量都开始在15世纪末逐步恢复增长,城镇再度扩张,尤其是在文艺复兴时代和科学革命早期,社会生活的各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进入17世纪不久,欧洲许多地区再次发生了危机,死亡率上升、经济停滞、疾病蔓延和扩散,人口和经济增长都几乎完全停止[ [英]Iris Macfarlane, Alan Macfarlane著,杨淑玲、沈桂凤译:《绿色黄金》,汕头大学出版社,2006年12月第1版,180页。]。直到17世纪中叶以后,这一笼罩在早期城市之上的阴影才逐渐散去。

困境之源

虽然这一困境起因当初人们并不是很明了,但今天来看,它无疑与人们的饮水方式以及由早期粪秽处理方式引发的环境污染密切相关。

茶叶与早期东方城镇的发展

《孟子·告子上》载:“公都子曰:‘冬日则饮汤,夏日则饮水,然则饮食亦在外也?’”从这段记载可以看出,孟子之时,人们冬天喝的是热水,夏天喝的是凉水。其实,这不光是公都子时代的情况,在其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由于人们饮食相关知识的匮乏和燃料获取与使用的不易,世界范围内的人们都在普遍饮用着未经煮沸的“生水”,也就是直接饮用从河里或者井里取出来的水。这些生水中虽然已有一些细菌和寄生虫等微生物,但因为处于狩猎和采集阶段的人们处于不停地移动之中,人口密度比较小,彼此接触的机会也比较少,细菌和寄生虫等微生物无论是浓度还是传播的可能性都受到了很大程度的限制,只能对个体构成小范围的伤害,尚不能大规模地传播和危害群体的健康。另一个使早期的生水不足以威胁人类健康的因素是此时的水源相对干净些。因为当时的人口密度很小且在移动和散播着,人类的排泄物密度尚不足以污染到饮用水源,形成“病从口入”并对人体构成威胁。,但是随着人们逐步聚集到城镇之中并定居下来,人类排泄物的密度也随之增高了很多,原本清洁无污染的河水、井水等非常重要的饮用水源也难以躲避被粪便等充满大肠杆菌的人类排泄物污染。这又涉及到了早期生活在城镇中的人们处理粪秽等排泄物和污水的方式,以及由此引发的污染以及城镇环境的恶化。关于城镇污水的处理问题,也一直是人类发展史上中的一个难题。虽然公元前2300至公元前1750年间,存在于印度河流域中的哈拉帕文明中已经有了砖结构的排水沟系统,把每家每户的污水收集起来并将其倒流到最近的河流之中。黄河流域的郑州商城遗址的宫殿区已发现了由蓄水池、石板筑水管道和汲水井组成的完整供水系统,遗址东南部靠近熊耳河处已有下水道工程。但是出于种种原因,这些早期将污水排出城外的办法在实际中很难为人们坚持,甚至由于下水道窄小、堵塞等原因对其不胜其烦。更糟糕的是,中世纪人们纷纷涌入城镇之后,一方面将传统的排水系统弃之不顾,一方面又在城镇中的各个角落乱挖茅坑,或者索性在河流或者污水坑上面建立厕所,解决人们的“方便问题”,更有甚者还将其粪秽一倒了之。

关于“方便问题”,美国人霍丁·卡特(W. Hodding Carter)在《马桶的历史》“肮脏”一章中已用极其生动形象的语言为我们做了描述。根据卡特的描述,中世纪中期欧洲所有比较现代化的城堡和家庭中都有一间名为“衣柜”的小房间,里面设有一个石头或者木头马桶,马桶中间还有一个洞。“衣柜”里面的“内容”通常直接掉到下面的道路或者护城河中。所以,在卡特看来,“护城河是一个环形的粪坑,事实上,它是某种最早形式的细菌战,护城河里充斥着大肠杆菌、霍乱和其他类似的‘宝贝儿’。如果在攻城时,你掉进护城河里的话,那你很可能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机会攻打别人了。”[ [美]霍丁·卡特(W. Hodding Carter)著,汤家芳译:《马桶的历史:管子工如何拯救文明》,上海译文出版社,2009年4月第1版,49页。]在亨利八世()时代以后,上述的“衣柜”极为风行。没有“衣柜”的人家则排泄物都积攒在便壶中,一天结束之后房屋主人或房客通常在夜间将便壶倒在窗外解决问题。虽然同情外面行人的法国人每次倾倒便壶都会大喊一声:“当心,水!”即使行人能避开这些“水”,下面的街道和路面则难以幸免,时间久了之后,街道也变成了一个大粪坑。1539年时,情况更加糟糕,法国国王弗兰西斯一世不得不颁布法令“让所有现在住在法国和将来会到法国的人都知道,我们对美好的巴黎和它的环境遭到的可怕的糟蹋干道不悦和担忧,很多地方已经被糟蹋到如此地步——只有乘坐马车或骑马才能通过,否则,你简直寸步难行,到处是可怕的肮脏和极度的不便。”[ 转引自[美]霍丁·卡特(W. Hodding Carter)著,汤家芳译:《马桶的历史:管子工如何拯救文明》,上海译文出版社,2009年4月第1版,50页。]1771年出版的《汉弗莱·克林科的探险记》也为我们展现了此时期英格兰的情形:“每一天,家里所有便壶里的污秽物都倒进这个桶里,晚上十点,桶里的东西都从一扇对着大街或者弄堂的后窗倒出去,仆人会对过往行人大喊一声‘当心,水’,意思是上帝保佑你。在爱丁堡,每家每户每天晚上这个时候都做着同样的事。所以,玛丽·琼斯,你可以想象这么多粪坑会散发出什么样的味道,但他们说这是有利于健康的。确实是的,我相信。”[ 转引自[美]霍丁·卡特(W. Hodding Carter)著,汤家芳译:《马桶的历史:管子工如何拯救文明》,上海译文出版社,2009年4月第1版,50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isundust

猜你喜欢